中文件资讯网_首页

        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程序测试 >

榆树是棵文学树

时间:2021-09-09 17:34 来源:网络整理 转载
——序《中国,有个粮仓叫榆树》 赵培光 树族里,榆占一位。算不上名贵,却没理由轻视,甚至忽略。尤其东北的大平原上,触目时常惊心,直抵惊讶、惊羡、惊喜之心。 榆树,落叶乔木,叶子卵形,花有短梗。翅果倒卵形,通称榆钱。木材可供建筑或制器具用。人

——序《中国,有个粮仓叫榆树》

赵培光

树族里,榆占一位。算不上名贵,却没理由轻视,甚至忽略。尤其东北的大平原上,触目时常惊心,直抵惊讶、惊羡、惊喜之心。

榆树,落叶乔木,叶子卵形,花有短梗。翅果倒卵形,通称榆钱。木材可供建筑或制器具用。人小的时候,侧重吃喝,自然熟悉榆钱,才不顾及作用呢!

说是一棵树,其实是一座城。

对,城与树同名,哗哗作响。

能够补充词典释义的,无非民间美传。传一,亦传二。或曰:市街用土壁围绕,而土壁之上生长着繁茂的榆树,远远望去如森林,索性得以榆树;或曰:城南一棵古榆,十人合抱不成,百米区间无他,称谓孤榆树屯,渐近成为榆树。文史掌故,考据为要,圈外只有听之任之了。

城小,连同乡村,幅员不过4712平方公里,人口也不过130余万。事实上,榆树的名气可是不小,在省内外,在国内外,坐落于“世界著名的三大黄金玉米带”上的榆树,素享“天下第一粮仓”盛誉。光阴迫,特别是近些年,榆树人不吃老本,重塑辉煌,并且在玉米化工、生物制药、畜禽加工、新型建材、机械制造和白酒酿造方面已然取得突破性的成绩,有些熠熠烁烁了。

去过榆树多次。每次去,总会下意识地寻找那里的历史和文化(的碎片),往往力不从心。幸好,身边有地产贤达伴随,私下想问则问了,想知则知了。偌大的榆树,在他们的掌心里,或风雨,或雷电,或前世今生,一时成了我的追望与追怀。由此及彼,榆树是骄傲的,无论过去、现在,还是未来。

更令榆树沾沾自喜的是,在那片神圣的、神奇的、神秘的土地上,同时还葳蕤着文学,一片又一片,小说、散文、诗歌,遍地怒放,绚丽而芬芳……

那么,究竟多少榆树人在侍弄文学呢,云云三四百,云云五六百。不止吧,我以为远远不止。形而上也好,形而下也罢,姑妄云云。最重要的是,血脉里漩流着文学素,生命便是多梦的。起于垒土,兴许就仰慕九层之台了。榆树自有榆树的丰姿,榆树自有榆树的调性。翘望归翘望,榆树既不成杨,也不成柳,把小城的烟云旧事和自己的烟火生活融注字里行间。够好了吧,

他们写亲情,便是浓重的亲情;他们写乡情,便是浓厚的乡情;他们写友情,便是浓郁的友情;他们写爱情,便是浓烈的爱情。一方水土育一方人,或许简单了,或许庸常了,偏偏又是这简单而庸常的表达里,再三再四地安抚了过往的人与事,过往的疼痛与怜惜。文学的脸,除了情,还是情。相对而言,手法无非伎俩,倘若小伎俩,则没多少意思了。

写作的过程,首先是心灵生发一个愿景,然后一字一词地建造,及营造。我格外想说,文学是为心灵服务的。心在哪里,文学就在哪里。需要提示的是,所谓地域性,所谓风俗性,很可能限制或束缚一个人的感受力。感受力弱,想象力就弱,一弱再弱,文学恐怕不乐观了。榆树的文学:粗朴,参差,起伏,像田野上的庄稼。我不免好奇,好奇占主导时,透过庞大的阵仗,幽幽地寻觅一棵又一棵庄稼的“心”。“灵”,随着“心”呢!

还喜欢庄稼那种本质的执著的样子。追太阳,逐雨露,从容起舞。

弄文学的人,特别容易把自己弄丢了,弄没了。无须讳言,我很怕那些表现欲过强的写作者,写着写着就转换为杂技演员抑或魔术师。榆树人踏实,务文学尤其踏实,里外都是一个“我”,高低亦可鉴,真假亦可识。不错,写作原生态,小说、散文、诗歌充盈着原始的气息,及气象。

小城,平野阔,视野宽,一望而无际。先天的地理优势,决定了后天的文学格局与态度。玉米让榆树声名远播,而文学让榆树精神高飞。读到《中国,有个粮仓叫榆树》这部书稿,正是万物悄悄复苏的季节。冰已消,雪已融,草木蔓发了,春山可望了,好一幅春天景色。白居易曾经满怀得意:“几处早莺争暖树,谁家新燕啄春泥。”前人不识今人面,我一时恍惚,禁不住替“诗王”惋惜了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